亞洲獸醫病例研究  >> Vol. 7 No. 2 (April 2018)

一例豪豬腸炎的臨床診療
Clinica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One Case of Porcupine Enteritis

DOI: 10.12677/ACRPVM.2018.72004, PDF, 下載: 463  瀏覽: 948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支持

作者: 姜維思: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動物疫病頇防控制中心,海南 陵水;張 艷:海南省農業科學院,畜牧獸醫研究所,海南 海口;海南省熱帶動物繁育與疫病研究重點實驗室,海南 海口;劉海隆, 鄭心力, 黃麗麗, 邢漫萍:海南省農業科學院,畜牧獸醫研究所,海南 海口

關鍵詞: 腸炎豪豬臨床診療Enteritis Porcupine Clinica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摘要: 腸炎是細菌、病毒、真菌和寄生蟲等引起的腸道炎癥。本文對一例豪豬腸炎進行臨床診療,經用藥治療三天后病畜沒有出現死亡,食欲逐漸恢復,繼續飲水治療后病情得到有效控制和平息,此次實驗說明這種治療豪豬腸炎的方法值得推薦。
Abstract: Enteritis is intestinal inflammation caused by bacteria, viruses, fungi parasites and etc. This article made a clinica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a porcupine enteritis. After three days of drug treatment, the sick animals didn’t die, and their appetite gradually recovered. After continuing drinking water treatment, the disease was effectively controlled and subsided. This experiment showed that this method of treating porcupine enteritis was worthy of recommendation.

文章引用: 姜維思, 張艷, 劉海隆, 鄭心力, 黃麗麗, 邢漫萍. 一例豪豬腸炎的臨床診療[J]. 亞洲獸醫病例研究, 2018, 7(2): 21-25. https://doi.org/10.12677/ACRPVM.2018.72004

1. 引言

腸炎是由細菌、病毒、真菌和寄生蟲等引起的腸道炎癥 [1] [2] ,主要臨床表現為腹痛、腹瀉、稀水便或黏液膿血便。根據病因不同,可分為細菌性腸炎、病毒性腸炎、抗生素相關性腸炎、炎癥性腸炎等 [3] 。按照病程的不同,腸炎可以分為急性和慢性兩大類,其中慢性腸炎病程一般在兩個月以上 [4] 。腸炎的發生極為普遍,目前仍是世界性重大難題 [5] [6] 。

豪豬屬嚙齒目豪豬科,因飼養管理粗放,飼養條件要求不高,且有較好的銷售市場,現在許多地方都將其作為扶貧產業給予推廣,但是,豪豬飼養是新興起的產業,許多養殖戶沒有飼養經驗,容易出現因疾病治療不當導致豪豬大批死亡的情況。2018年4月,海南省陵水縣本號鎮中央村委會姑娘園村豪豬養殖基地出現豪豬因痢疾導致豪豬死亡的病例。本文將對其臨床治療情況進行詳細描述。

2. 病例介紹

海南省陵水縣本號鎮中央村委會姑娘園村豪豬養殖基地共養殖豪豬350只。

主訴:2018年4月9日豪豬開始初出現痢疾癥狀,精神沉郁;隨著病程的發展,喜歡堆在一起,拱背,拉淺綠色惡臭糞便,有些便中帶血液,機體迅速脫水,被毛干澀、粗亂,食欲廢絕,飲水量明顯增加,精神萎靡、極度消瘦,嚴重時出現站立不起等情況。畜主初期用磺胺嘧啶粉劑全群飲水,拉痢癥未見好轉,且造成90%懷孕豪豬流產,后改為雙黃蓮飲水,硫酸慶大霉素肌肉注射,臨床癥狀雖有所好轉,但病情未得到有效控制,仍然出現嚴重的臨床癥狀和死亡情況。在12天的發病期內,有78頭豪豬發病,34頭豪豬死亡,死亡率占發病率的43.59%。

3. 診斷

3.1. 臨床檢查

觀察患病豪豬的整體狀態,判斷其精神及體態、姿勢與運動、行為生理活動等是否存在異常,并對異常部位進行觸診。

3.2. 剖檢

對死亡病豪豬進行剖檢,觀察其內臟器官是否異常。

3.3. 實驗室檢查

3.3.1. 病原菌鏡檢

無菌采集病豪豬的小腸內容物進行涂片和革蘭氏染色。

3.3.2. 病原菌分離培養

無菌采集病料接種于血瓊脂平板,于37℃培養24 h后觀察菌落生長的情況;并挑取可疑菌落在麥康凱平板和伊紅美藍平板上進行劃線培養,并進行菌落形態鑒定。用挑取單菌落進行革蘭氏染色鏡檢。

3.3.3. 生化試驗

取上述麥康凱培養基上的粉紅色小菌落進行生化檢驗。

4. 檢查結果

4.1. 臨床癥狀

患病豪豬精神沉郁,呈一堆蜷縮于墻角,不喜動,不喜食,拱背;其糞便稀薄,不成形,惡臭,部分糞便帶血(圖1),觸碰其腹部,有躲閃行為。

4.2. 剖檢變化

在小腸、胃和脾臟存在明顯病變。小腸嚴重充血,腸道膨脹,腸壁變薄、脫落(圖2),腸系膜淋巴結腫脹且有彌漫性小出血點。胃底粘膜充血,卡他性性炎癥(圖3),充滿未消化食物。脾臟邊緣有出血點(圖4)。腸膜充血脫落變薄,腸壁肌肉潰爛充滿液體和血塊。

Figure 1. Porcupine diarrhea

圖1. 豪豬腹瀉

Figure 2. Bleeding in porcupine intestinal and intestinal membrane congestion and falling off

圖2. 豪豬腸出血、腸膜充血脫落

Figure 3. Bleeding and ulcerating off in porcupine gastric mucosa

圖3. 豪豬胃黏膜出血潰爛脫落

Figure 4. Bleeding point in porcupine spleen edge

圖4. 豪豬脾邊緣出血點

4.3. 實驗室檢查結果

4.3.1. 病原菌鏡檢

鏡檢發現革蘭氏陰性、兩端鈍圓中等大小的桿菌。

4.3.2. 病原菌分離培養

在血瓊脂平板上生長出中等大小的半透明、圓形、邊緣整齊、表面光滑和濕潤的菌落。在麥康凱培養基上生長出表面光滑、邊緣整齊、圓形的粉紅色菌落;伊紅美藍培養基上生長出圓形、隆起、邊緣整齊、表面光滑、黑色帶有金屬光澤菌落。單個菌落經染色鏡檢后觀察到革蘭氏陰性短桿菌。 根據該細菌的染色形態特征,初步判定為大腸桿菌。

4.3.3. 生化試驗

分離菌對葡萄糖、乳糖、麥芽糖、甘露醇、M.R.試驗均呈陽性;V-P試驗呈陰性。該分離株符合大腸桿菌的生化反應特性 [7] 。

5. 診斷

結合臨床癥狀、剖檢變化和實驗室檢查,診斷為大腸桿菌感染的腸炎。

6. 治療方法

1) 將發病豪豬隔離,全場消毒,加強保溫。

2) 全群豪豬用恩諾沙星粉加電解多維飲水一周。

3) 發病豪豬用恩諾沙星針劑治療,每公斤豪豬注射量3 ml,同時毎頭肌肉注射維生素B1注射2~3 ml。每日2次,連注3天。

7. 治療結果

用藥第三天后病畜沒有出現死亡,食欲逐漸恢復,經過繼續飲水治療,病情得到有效控制和平息。

8. 討論

豪豬的抗病能力很強,很少發生疾病,不過如果養殖場地環境衛生差、空氣不流通、飼料或飲水不潔等也易導致豪豬感染疾病,而且一旦發病,常會引起大量死亡,帶來慘重的損失 [8] 。本次診療中在患病豪豬小腸內容物中分離到革蘭氏陰性、兩端鈍圓中等大小的桿菌,在麥康凱培養基上生長出表面光滑、邊緣整齊、圓形的粉紅色菌落,這與張保平、楊發根等 [9] [10] 在患病豪豬糞便中分離獲得的細菌形態相符,經生化鑒定后為大腸桿菌。其中,張保平等分離到的大腸桿菌對頭孢噻吩、頭孢曲松、先鋒霉素、慶大霉素、卡那霉素、鏈霉素、萬古霉素、復方新諾明等高度敏感;楊發根等分離到的大腸桿菌對頭孢曲松鈉高敏,對多黏菌素和鏈霉素中度敏感,而對紅霉素、新生霉素、青霉素G、強力霉素等耐藥。而本次診療全群豪豬采用恩諾沙星粉加電解多維飲水一周,發病豪豬采用恩諾沙星和維生素B1針劑治療,該療法取得了良好的治療效果。

此外,本次豪豬腸炎可能是由于豪豬飼養環境不衛生或吃了腐敗變質的食物,致使腸胃抗病力急劇下降,腸道中的大腸桿菌及各種腸道細菌產生各種毒素,擾亂了腸道的正常活動,改變了腸道中菌種平衡而發病。所以平時需加強養殖場的清潔衛生,按時消毒,保證食物的質量和清潔飲水。對發病豪豬,要針對病情選擇用藥,同時要對癥使用保健用藥,提高豪豬的體質,如用藥效果不好,則需及時更換用藥,有條件者最好在實驗室做藥敏試驗后,根據藥敏試驗結果正確選擇用藥。

9. 總結

全群豪豬采用恩諾沙星粉加電解多維飲水一周,發病豪豬采用恩諾沙星和維生素B1針劑治療,該療法對于本次豪豬發病取得了良好的治療效果。

基金項目

國家自然基金項目(31560696);海南省自然科學基金創新研究團隊項目(2018CXTD345)。

NOTES

*通訊作者。

彩3d复式玩法介绍

參考文獻

[1] Simpson, K.M., Callan, R.J. and Van Metre, D.C. (2018) Clostridial Abomasitis and Enteritis in Ruminants. Veterinary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Food Animal Practice, 34, 155-184.
https://doi.org/10.1016/j.cvfa.2017.10.010
[2] 胡威, 嚴常開, 郟自明, 等. 厚樸腸炎顆粒治療潰瘍性結腸炎的藥效學研究[J]. 中醫藥導報, 2018, 24(5): 50-53.
[3] 王開, 裴志花, 胡桂學, 等. 腸炎動物模型的研究進展[J]. 中國免疫學雜志, 2015, 31(5): 704-706.
[4] 李五生, 謝飛, 金宗英, 等. 白頭翁加味灌腸治療慢性腸炎的臨床研究[J]. 成都醫學院學報, 2013, 8(4): 487-488.
[5] Mokomane, M., Kasvosve, I., de Melo, E., et al. (2018) The Global Problem of Childhood Diar-rhoeal Diseases: Emerging Strategies in Prevention and Management. Therapeutic Advances in Infectious Disease, 5, 29-43.
https://doi.org/10.1177/2049936117744429
[6] Oh, S.T. and Lillehoj, H.S. (2016) The Role of Host Genetic Factors and Host Immunity in Necrotic Enteritis. Avian Pathology, 45, 313-316.
https://doi.org/10.1080/03079457.2016.1154503
[7] 陸承平. 獸醫微生物和免疫學[M]. 3版. 北京: 中國農業出版社, 2001: 215.
[8] 吳如安, 吳冬貴, 李雪輝. 豪豬規模養殖技術要點[J]. 江西畜牧獸醫雜志, 2015(6): 30-32.
[9] 張保平, 李娜, 高惠林, 等. 豪豬致病性大腸桿菌的分離鑒定與藥敏試驗[J]. 江蘇農業科學, 2014, 42(9): 189-190.
[10] 楊發根, 張海燕, 葉妍琳, 等. 豪豬腹瀉糞便細菌分離鑒定及藥敏試驗[J]. 中獸醫醫藥雜志, 2016(2): 4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