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教育研究  >> Vol. 7 No. 3 (June 2019)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對職業認同感的影響
The Influence of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on Professional Identity of Nursing Interns in the Early Stage of Internship

DOI: 10.12677/CES.2019.73061, PDF, HTML, XML, 下載: 419  瀏覽: 1,828  科研立項經費支持

作者: 蘇建萍:新疆醫科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新疆 烏魯木齊;新疆醫科大學護理學院,新疆 烏魯木齊;彭 青, 王慧慧, 馬麗麗:新疆醫科大學護理學院,新疆 烏魯木齊;李 雪, 程曉萍, 張翠萍:新疆醫科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新疆 烏魯木齊

關鍵詞: 護理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職業認同感Nursing Interns Early Stage of Internship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Professional Identity

摘要: 目的:探討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對職業認同感的影響。方法:對189名進入新疆某三級甲等腫瘤專科醫院進行護理專業實習初期的實習學生進行問卷調查。結果:189名實習初期護理專業實習生的人文關懷能力總分為(70.98 ± 6.26)分;職業認同感總得分為(36.71 ± 5.96)分;人文關懷能力總分及各維度得分與職業認同感總分及各維度得分均呈顯著正相關(P < 0.05);人文關懷能力可以解釋職業認同感26.7%的變異。結論:加強實習初期護理專業實習生的人文關懷能力的培養可以精準提高其職業認同感。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impact of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on professional identity of nursing in-terns in the early stage of internship. Methods: A questionnaire survey was conducted among 189 students who were admitted to a Grade III tumor hospital in Xinjiang for nursing practice. Results: The total score of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of 189 nursing interns was (70.98 ± 6.26). Professional identity score was (36.71 ± 5.96). The total scores of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and each dimension were significantly positively correlated with the total scores of vocational identity and each dimension (P < 0.05).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can explain 26.7% variation of occupational identity. Conclusion: Strengthening the cultivation of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of nursing professional interns in the early stage of internship can precisely improve their professional identity.

文章引用: 蘇建萍, 彭青, 李雪, 王慧慧, 馬麗麗, 程曉萍, 張翠萍.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對職業認同感的影響[J]. 創新教育研究, 2019, 7(3): 344-350. https://doi.org/10.12677/CES.2019.73061

1. 引言

護理人文關懷能力即護理工作者以人道主義精神去關心病人的人格尊嚴,滿足患者的生命價值,選擇權利和健康需求的能力體現 [1] ,醫護人員的人文關懷能力直接影響著醫患關系的良性發展,重視醫學的人文性,努力構建和諧的醫患關系成為和諧社會的必然要求 [2] 。護理專業實習生是指直接參與臨床護理實踐、解決臨床護理實際問題的應用型、專業護理人才,其人文關懷的能力對自身素質和護理質量具有特殊而重要的作用 [3] 。臨床實習效果的優劣,直接影響學校人才培養目標的實現和護理教育的整體質量,導致實習護生自身價值得不到有效發揮,工作積極性和職業認同感降低,嚴重影響護理質量的提高和學科的發展 [4] 。本研究旨在了解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的人文關懷能力對職業認同感的影響,以探討通過加強實習初期護理專業實習生的職業認同感來提高其人文關懷能力的可行性,希望能對護理教育者在符合新時代需求的護理專業實習生培養方面有所啟示。

2. 研究對象與方法

2.1. 研究對象

本研究于2018年7月~2018年9月對新疆某三級甲等腫瘤專科醫院189名實習初期護理專業實習生進行問卷調查。納入標準:1) 全日制護理專業實習生;2) 臨床實踐時間 ≤ 3個月;3) 知情同意,并自愿參加本研究者。排除標準:1) 非護理專業實習生;2) 調查期間無法保證配合完成本研究者。

2.2. 研究方法

2.2.1. 調查工具

1) 一般問卷

采用自行設計的一般情況調查表,內容包括年齡、性別、臨床實踐時間、就業意向等內容。

2) 護生人文關懷能力量表

研究選用國內學者黃弋冰 [5] 的護生人文關懷能力量表,該量表有45個條目,分屬于8個維度,有灌輸信心和希望維度、健康教育維度、人道利他價值觀維度、科學解決健康問題維度、協助滿足基本需求維度、提供良好環境維度、促進情感交流維度、幫助解除困難維度。每個條目按照5點分級,對應了5個代碼值(4 = 完全符合,3 = 基本符合,2 = 不能確定,1 = 基本不符合,0 = 完全不符合),每個條目的計分公式是:(100/N) × (X/4),其中N是量表的條目數,X為該條目回答相應的代碼值,計算量表的總得分,分數的區間是0~100分,分數取得的越高則代表護生的人文關懷能力越高。量表信度Cronbach’s α系數是0.904。

3) 護士職業認同量表

用趙紅 [6] 翻譯的日本東京大學醫學部護理系研制的護士職業認同量表,該量表共21個條目,包括7個維度:對工作角色的理解和把握,即把握感(3個條目);對工作角色的認同,即一致感(4個條目);工作目的、價值符合自己的理想標準,即有意義感(3個條目);能否運用自己的技能完成工作,即自我效力感(3個條目);在完成工作時能否自己做決定,即自我決定感(3個條目);對組織或組織發生的事情自己能否產生影響,即組織影響感(2個條目);對患者的狀況能否產生影響。即患者影響感(3個條目)。每個條目采用Likea 7級評分法,由完全不同意至完全同意分別賦值為1~7分。維度分為各維度所含條目得分的均值.得分越高。表示職業認同水平越高。中文版量表的Cronbach α系數為0.84,各維度的Cronbach α系數為0.69~0.84,內容效度指數為0.92。

2.2.2. 資料收集方法

通過問卷星網站自制電子問卷,通過微信群、微信朋友圈、QQ群和QQ空間等發放問卷,共發放問卷200份,回收有效問卷189份,有效率為94.5%。

2.3. 統計學方法

收回的所有調查問卷經審核合格后,利用EpiData 3.1軟件包對數據進行雙人錄入和一致性檢驗,采用SPSS 22.0統計軟件包對數據進行處理,計數資料以例描述,計量資料以(均數 ± 標準差)描述,采用方差分析、兩樣本均數t檢驗、Pearson相關和多元逐步回歸分析,均設定檢驗水準α = 0.05。

3. 結果

3.1. 189名護理專業實習生基本情況

189名護理專業實習生平均年齡為(21.19 ± 3.05)歲;性別:女生168名(88.89%),男生21名(11.11%);就業意向:醫院82名(43.39%),學校75名(39.68%),其他32名(16.93%)。

3.2.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得分情況

本研究中189名護理專業實習生的人文關懷能力總分為(70.98 ± 6.26)分,顯示護理專業實習生人文關懷品質較好。各維度條目均分及排序見表1

3.3.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職業認同感得分情況

本研究測得的189名護理專業實習生的職業認同感總得分為(36.71 ± 5.96)分,得分處于較低水平,各維度得分見表2

3.4.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與職業認同感相關性分析

將護理專業實習生人文關懷能力與職業認同感得分進行相關性分析,人文關懷能力總分及各維度得分與職業認同感總分及各維度得分均呈顯著正相關(P < 0.05),結果見表3

Table 1. Score of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in different dimensions in the early stage of nursing internship education reform project of Xinjiang Medical University (n = 189)

表1.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各維度評分情況(n = 189)

Table 2. Scores of occupational identity in all dimensions of nursing professional interns at the early stage of internship (n = 189)

表2.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職業認同感各維度得分情況(n = 189)

Table 3. Analysis on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and professional identity of nursing students (n = 189, r)

表3. 護理專業實習實習初期生人文關懷能力與職業認同感相關性分析(n = 189, r)

注:*P < 0.05, **P < 0.01。

3.5.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職業認同感相關因素的多元逐步回歸分析

以護理專業實習生職業認同感總分為因變量,以職業認同總分為因變量,以年齡(原始數值)、性別(女性 = 1,男性 = 2)、畢業后選擇(醫院 = 1,學校 = 2,其他 = 3)以及人文關懷能力得分為自變量,進行多元逐步分層回歸,結果顯示:在護理專業實習生職業認同感均值的變異中,有26.7%的變異由人文關懷能力引起。結果見表4

Table 4. Multiple stepwise regression analysis of the factors related to occupational identity in the early stage of nursing internship

表4.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職業認同感相關因素的多元逐步回歸分析

注:第一層:R2 = 0.414, ΔR2 = 0.381, F = 12.632, P = 0.000;第二層:R2 = 0.682, ΔR2 = 0.681, F = 17.353, P = 0.000;R2變化值為0.267。

4. 討論

4.1.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現狀分析

本研究結果發現,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總分為(70.98 ± 6.26)分,處于平均水平,得分率為70.79%。其中得分較高維度為“灌輸信念和希望”和“健康教育”,且得分最高的條目集中在人文關懷知識維度上。得分較低的維度為“促進情感交流”和“幫助解除困難”,各個維度的得分與我國學者楊巾夏 [7] 和侯香傳等 [8] 的研究得分水平比較相似,都處于中等以上水平。從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的分布上可以看出,大多數同學的分數處在中等位置,極高和極低部分占的比例相對較小,這體現了多數護理專業實習生的人文關懷能力依舊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此結果可能與人文關懷理念、人文關懷感知更多地屬于社會心理層面有關,社會因素、心理情緒及其他人格特征的改變會影響人文關懷理念與人文關懷感知。人文關懷知識與人文關懷能力通過教育與實踐較容易獲得,而將人文關懷作為職業價值取向需要經過長期的培養,要提高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前期的人文關懷能力,護理教育者應針對人文關懷理念與人文關懷感知的特點,有針對性地對護理專業實習生進行人文關懷方面的培養,應積極鼓勵實習護生主動通過其它方法如閱讀醫學人文書籍、書寫實習日記、參加醫學人文教育活動等 [9] ,以充實人文素養和提高人文關懷能力。

4.2.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職業認同感現狀分析

本研究發現,護理專業實習生職業認同總分為(36.71 ± 5.96)分。在7個維度中,把握度得分最高,組織影響感得分最低(見表2),與國內其他研究 [9] 結果相似。隨著我國護理教育體系的不斷完善,護理人才的學歷層次逐步提高,其專業知識和專業技能水平穩步提升,護理專業實習生經過進入臨床實習初期,使其對護士的角色及工作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對自己的學習能力有信心,對護理工作的內容、護士的角色有較好的理解,因此,對工作角色的理解和把握得分較高。同時,由于社會上存在重醫輕護的現象,護理專業實習生在實習初期的臨床實踐中逐漸感知到護士的社會地位不高 [10] ,導致一致感、有意義感、患者影響感維度得分不高。值得關注的是,實習護生實習初期組織影響感的評分在7個維度中最低。從社會角度來看,長期以來護理人才培養層次較低,人民群眾對護理工作的認識只停留在輸液、發藥等層面,導致護士職業的社會認同感較低,護理人才的培養層次也遠低于臨床醫學人才的培養;從醫護關系來看,醫生大多認為護士只是承擔輔助性工作,醫護之間不是平等合作,而是護士從屬于醫生的關系;從學生自身角度看,進入臨床實習初期實踐后,由于職業環境中對護士的不重視,導致心理落差較大,加上值夜班、實踐任務重、缺乏歸屬感等身心壓力,容易產生倦怠情緒,對護理職業未來發展的信心不足。提示護理教育者應幫助實習護生正確認識個人與組織的關系,引導他們把個人目標與組織目標結合起來,為組織的發展做貢獻。同時,醫院的護理管理者應對高學歷的護士賦予更多職責,發揮其主觀能動性,激勵他們努力工作,增加成就感,以帶動護理專業實習生共同提高職業認同感 [11] 。

4.3. 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對職業認同感的影響

本研究顯示,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人文關懷能力與職業認同感呈正相關(P < 0.05),即人文關懷能力越高,護理專業實習生職業認同感越高。有研究表明 [12] ,實施人文關懷護理有益于良好護患關系的建立,繼而促進護理專業實習生對其職業認同感的提升。護理專業實習生作為人文關懷護理的執行者,若長期對護理職業不認同,就會在心理上、行動上相繼對患者拒絕實施人文關懷護理,從而影響人文關懷護理的質量。若使護生成為有關懷能力的人,應先讓其在求學過程中感受關懷,當被喚起關懷能力時,曾經的關懷體驗和感受會成為她們愿意付出以形成關懷他人的動力,這其中的連結需要通過教育來引導和提醒,同時增強實習初期護理專業實習生對畢業后從事護理職業的認同感 [13] 。這提示我們,護理院校和醫院管理者應重視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的職業認同現狀,積極為護理專業實習生在實習初期做好職業規劃,讓其感受到學校和所在醫院的重視。此外,護理教育者與管理者在護理專業實習生實習初期的培養與應用上應當做好銜接,進一步明確醫院的人才需求與崗位設計,使得護理專業實習生能明確自己的職業選擇方向,并提前做好職業規劃,從而提升護理職業認同感,實現自我價值及提升職業認同,進而提高其人文關懷品質,符合當代護理教育的新形勢及護理人才培養的新需求,為新疆“一帶一路”核心區的醫療建設助力。

基金項目

新疆醫科大學教育改革項目,編號:YGC010。

彩3d复式玩法介绍

參考文獻

[1] 楊支蘭, 裴俊麗, 孫建萍, 等. 護理本科生人文關懷能力及其影響因素分析[J]. 中華現代護理雜志, 2017, 23(20): 2584-2587.
[2] 周守民, 陳立言. 運用生命教育培養護理人員人文關懷能力的思考[J]. 護理管理雜志, 2018, 18(5): 308-311.
[3] 張雪, 王益蘭, 彭青, 等. 某三級甲等腫瘤專科醫院實習后期護生人文關懷能力現狀及影響因素分析[J]. 護理學報, 2017, 24(17): 5-8.
[4] 楊巾夏, 張文燕, 武冰玉. 不同學位類型護理碩士研究生職業認同與期望的比較[J]. 中華現代護理雜志, 2016, 22(14): 1952-1956.
[5] 黃弋冰, 許樂, 姜小鷹. 護生人文關懷能力現狀調查分析[J]. 護理研究, 2008, 12(8): 673-675.
[6] 趙紅, 路迢迢, 張彩云, 等. 護士職業認同量表中文版的信度效度研究[J]. 中國護理管理, 2010, 10(11): 49-51.
[7] 楊巾夏. 護理專業實習生研究生職業認同現狀及影響因素分析[J]. 中國實用護理雜志, 2016, 21(15): 1182-1185.
[8] 侯香傳, 區潔芬. 全日制護理碩士在讀研究生職業認同及相關因素調查[J]. 中華護理教育, 2013, 32(6): 277-279.
[9] 呂巖巖, 許小明, 張金峰, 等. 護理專業學生人文關懷能力及影響因素研究[J]. 護理研究, 2016, 8(30): 2788-2791.
[10] 王消消, 王玉玲, 譚璇. 碩士學位護士職業認同與人文關懷效能的相關性研究[J]. 護理管理雜志, 2018, 32(1): 12-15, 31.
[11] 孫宏玉. 護理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人文關懷品質現狀及影響因素分析[J]. 中國實用護理雜志, 2018, 34(14): 1105-1110.
[12] 李莉. 人文關懷對改善婦產科護患關系的作用[J]. 中國衛生標準管理, 2017, 9(14): 169-171.
[13] 徐志芳, 牛業來. 高等護理專業學生人文關懷能力研究進展[J]. 大學教育, 2016(5): 141-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