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  >> Vol. 8 No. 11 (November 2019)

    網絡亞文化視域下大學生“佛系”現象剖析
    Analysis of the “Buddha” Phenomenon of College Student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Network Subculture

  • 全文下載: PDF(510KB) HTML   XML   PP.1823-1829   DOI: 10.12677/ASS.2019.811249  
  • 下載量: 143  瀏覽量: 263  

作者:  

康凱月,曹銀忠:電子科技大學,四川 成都

關鍵詞:
網絡亞文化“佛系”文化佛系青年Network Subculture “Buddha” Culture Buddhism Youth

摘要:

當前“佛系”現象在高校學生中較為普遍,而“佛系”現象背后的產生原因也是多重的,如基于網絡新媒體快速發展的時代性與傳播放大性、網絡亞文化與大學生青年角色的邊緣性與發展階段性以及社會轉型發展所帶來的低欲望性和價值偏軌化。然而在“佛系”文化潛移默化的影響下,大學生表現出安于現狀的生活狀態、娛樂至死的價值追求以及向死而生的生存狀態,這不僅對大學生個人成長帶來負面影響,也不利于社會的穩定發展。面對大學生“佛系”現象中的消極影響,大學生主體、社會環境客體以及新媒體媒介都需要做出修正舉措以推動大學生全面健康發展的進程。

The current “Buddha” phenomenon is pretty common among college students, and the reasons behind the “Buddha” phenomenon are also multiple, such as the era-based and dissemination amplification based on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new media on the Internet, the marginality and development stage of network subculture and the role of young college students, and the low desire and value derailment brought about by the development of social transformation.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Buddha” culture, college students live a life which is satisfied with the existing state of affairs and reluctant to move forward, the pursuit of value from entertainment to death, and the state of existence to death, this not only has a negative impact on the personal growth of college students, but also is not conducive to the stable development of society. Faced with the negative influence of the “Buddha” phenomenon of college students, the subject of college students, the object of social environment and the new media need to make corrective measures to promote the overall healthy development of college students.

1. 引言

1987年互聯網傳入中國,中國從此打開了與世界進行互聯網交流的大門。然而,由于網絡信息的技術廣泛應用于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社會生活節奏的急劇加快,社會強制規則的普遍約束的加強,消費主義影響的嚴重滲透,使得大學生在精神層面上開始出現困頓、迷惑乃至空虛的現象,對生活時事的態度也發生了極大轉變。“佛系”是在2014年由日本傳入中國的網絡熱詞,特指具有無欲無求、清心寡欲、看淡所有的一種超乎于尋常世界之外的寧靜心理狀態 [1]。而當今“佛系”文化是網絡亞文化膨脹時代應運而生的一種文化形態,由于社會節奏轉型過快帶來了巨大壓力,大學生尋找的一種迂緩的自我放松來調整在社會強壓下所形成的心理異化狀態 [2]。“佛系”文化作為網絡亞文化發展過程中一個階段性產物逐漸顯現于社會,并成為當代大學生群體所接受的新型網絡文化,這對于大學生塑造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來說是現階段難以克服的阻礙,亟需得到社會的重視。

2. 網絡亞文化視域下大學生“佛系”現象的邏輯歸因

網絡亞文化背景下的大學生“佛系”現象對社會當前和未來的發展的影響是不容忽視的,“佛系”狀態對大學生來說,是一種在緊張復雜的社會環境下的自我放松、減輕學業與工作壓力的方式。部分大學生對“佛”的內在價值進行表層的自我扭曲理解,以“佛系”態度看待人生,“大學生”成為了“大學僧”。然而,大學生作為國家未來發展的重點培養對象,承擔起國家未來建設的重擔,這種追求自身的“小確幸”放棄追求“大作為”的思想對大學生來說是消極的,更是危險的。因此,需要找尋“佛系”現象發生的根源才能有效解決大學生實現自我價值和社會價值過程中所出現的問題。

2.1. 基于網絡新媒體快速發展的時代性與傳播放大性

隨著網絡信息時代的來臨,文化傳播內容、主體以及渠道等方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網絡文化所帶來的變革首先源自于信息時代所帶來的便利,而網絡亞文化下的“佛系”文化就是信息時代發展的產物。一方面,大學生是受網絡影響最大的一個群體,并且對于網絡新興文化的接受程度比老一輩人要高,接受速度也要更快。因此,“佛系”文化對于大學生來說更容易接受。另一方面,網絡將世界連接地更為密切,為“佛系”文化在中國的快速形成、發展與傳播提供了更加廣闊的平臺。自從2014年“佛系青年”一詞首次出現在日本某雜志上,“佛系”文化就以信息網絡技術為媒介與動力,開始對中國大學生群體產生一定的影響,直到2017年,“佛系追星”在中國網絡熱搜詞匯上成為榜單第一。大學生通過網絡對于“佛系”文化的了解與興趣,高過了對社會所宣傳的主流文化的了解與興趣。“佛系”文化的線上線下傳播,如大學生身邊的“佛系戀愛”“佛系學習”“佛系追星”與“佛系減肥”等使得在學習、工作和生活中持“佛系”態度的大學生越來越多,受到其影響也越來越大。

新媒體信息傳播具有速度快、范圍廣、內容放大等的特征,因此,在網絡信息在傳播過程中,大學生群體對未來發展的焦慮被無限放大,在流量角逐的社會中,一些微信公眾號、微博文章、知乎軟文所推送的“毒雞湯”文章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能獲得幾百萬的點擊量,這些文章大部分文章以夸大事實來制造社會熱點吸引流量。尤其是2018年咪蒙的《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更是將網絡負能量傳播推向高潮,在這篇文章中,“差序格局”下的階級固化尤為突出,面對被放大的負面信息,大學生的消極情緒無法排解,開始對社會產生消極排斥的情緒,以佛系狀態來證明自身的存在。網絡中所傳播的消極負面的價值觀念使得大學生對自身未來的發展充滿了畏懼與哀怨,對未來生活感到迷惘與無助。然而,網絡平臺就像一個放大鏡,網民群眾的所有情緒都被放大展示在公眾面前。網絡中充斥著的負面情緒被放大,而大學生沒有足夠的辨識能力去分辨網絡空間中內容性質好壞,從而對于周圍大眾所宣傳的“佛系”理念也在無形之中被大學生所潛移默化的接受。

2.2. 基于網絡亞文化、大學生青年角色的邊緣性與發展階段性

首先,當前“佛系”文化處在主流文化之外的亞系文化地位與大學生自我角色定位的模棱兩可使得當前大學生的“佛系”現象具有邊緣性特征。一方面,網絡亞文化相對于主流文化來說是一種邊緣文化,游離于網絡主流文化之外,處于較為弱勢、次要地位的邊緣網絡文化,“佛系”文化作為網絡亞文化的階段性產物,其邊緣性更加凸顯。另一方面,由于青年正處于由兒童向成年人過渡階段,在社會地位上定位為一個“半”社會成員,青年學生成年后受到的社會關注逐漸減少,他們不再像處在兒童階段一般受到周圍人的關注,需要自行探索去適應社會發展的生存之道,“邊緣人”的特征也開始顯現。美國社會學家歐文提出:“在我們的社會中,青年一般來說不得不連續多地過“邊緣人”的生活,也就是說,他們的社會狀態是模糊不清的,因為他們被認為既非成人,亦非兒童。” [3] 青年大學生的自我“主動”邊緣化與社會“被動”邊緣化,使得“佛系”現象在大學生群體中較為普遍。

其次,一方面由于大學生正處在各種價值觀念塑造的關鍵時期,大學生對當前高校普遍流行的“佛系文化”存在著的從眾心理。“佛系”文化在大學生中無形的擴散,大學生為了更好的融入社會群體,于是仿效周圍環境中的同學們的“佛系”行為。因此大學生在沒有對自身有清晰定位之前極易受到“佛系”文化的影響。另一方面,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大眾娛樂化的方式層出不窮,這對剛離開中學校園、心智尚未成熟的大學生來說是不可抗拒的誘惑,多樣的娛樂方式使得在經歷過高強度考試壓力之后的大學生感到輕松自在,自身價值的“虛無”感在紛繁復雜的世界里愈發明,由自我價值虛無感帶來的“天花板”現象在大學生群體中也就愈發普遍。同時,大學生的碎片情緒處理呈現出消極釋放的趨向。部分大學生沒有足夠的勇氣與現實的不滿進行抗爭,也沒有沒有足夠的膽量完全逃避現實,信息與時間的碎片化消極化致使大學生的負面情緒無法徹底釋放出來,一腔熱血無法施展,躊躇滿志無法實現,面對壓抑的社會氛圍,大學生只能以“大隱隱于市”的態度“冷眼看世界”。

2.3. 基于當前社會轉型發展帶來的低欲望性與價值偏軌化

由于當前中國社會轉型的節奏過快,使大學生畢業后無法較快適應社會,自身學習、工作和生活質量跟不上社會要求的速度和水平。對平靜與安穩的追求日漸成為當前大學生群體的心理常態,對理想信念的追求呈現出“佛系”現象在大學生群體中如雨后春筍般快速生成且其影響開始凸顯。大學生“佛系”現象中的對社會發展目標的追求屬于低欲望心理的外層表現,面對社會競爭的激烈、巨大壓力無法解決、消極情緒無法釋放時,部分大學生就會選擇蜷縮在自己的世界里,關注自身內心活動,滿足自身精神需求,對于交友、競升和戀愛等表現出不爭不搶的低欲望性。社會中的實踐活動對部分大學生來說失去了興趣,價值追求正在逐漸錯位,正如馬斯洛所說:“我們時代的根本疾患是價值的淪喪…這種危險狀況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嚴重。” [4] “佛系”文化影響著大學生價值指向,對外界社會追求的欲望逐漸喪失,主流文化價值宣傳對大學生的思想指導被壓抑。面對當前大學生“佛系”現象中的低欲望性對大學生發展的影響,“佛系”文化的消極影響開始顯現出來。

社會轉型過快導致的利益分層化趨勢凸顯,馬太效應開始出現在社會經濟生活的各個層面,社會資本的代際傳遞性逐漸增強,階層上升通道愈發狹窄 [5]。“差序格局”的社會狀況被放大。面臨社會轉型過快帶來的負面效應,部分大學生無法承受由社會生活所帶來的巨大壓力而感到焦慮與無奈,當在參與學習活動或社會實踐活動時對自身和社會的認知與社會中他人認知存在差異時,就會感受到極大的不適應、無助與孤獨。焦慮與恐慌成為部分大學生的心理常態,而網絡亞文化下的“佛系”文化的出現為大學生帶去了逃避現實,實現精神自由的新途徑。并且,在當前社會快速發展所帶來的物質條件極大豐富后的當下,消極遁世、悲觀主義、重在當下、快樂至上等存在主義思想得到部分大學生的價值追求 [6]。因此,對于現階段生活條件寬松優渥與社會和諧穩定狀態下的大學生來說,生存不再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享樂主義的溫床就會隨之產生,大學生在這樣的生存環境中對社會責任擔當與自身價值追求逐漸出現“去理想化”的心理狀態,理想實現、社會奉獻不再是其最終價值追求,而是去追求精神世界的滿足,不問世事,追求平淡生活,部分大學生們的價值觀念逐漸偏離正軌,“佛系”現象在高校中表現的更為明顯。

3. 網絡亞文化視域下大學生“佛系”現象的多重影響

網絡文化的強勢來襲,社會發展速度加快對大學生帶來的壓力使得對當前大學生對待生活質量提升、學習目標實現和工作晉升的喪失了一定的興趣與信心,以一種聽之任之的態度面對所遇到的各種挫折與困難,然而大學生中的“佛系”現象也是大學生內在善良品質的一種表現形式。因此,大學生“佛系”現象在以下幾個方面表現得尤為突出。

3.1. 安于現狀的生活狀態

大學生在受到“佛系”文化影響后對生活態度發生了極大的轉變,當前的“佛系”文化所秉持的理念幾乎與傳統犬儒主義無異,犬儒主義的代表安提斯泰尼曾說過:“無欲是神圣的。” [7] 與當前大學生所持的“無欲無求的過完一生”“心門已關、世界無關”的生活態度具有一定的相似性。當大學生在剛入大學或步入社會時開始意識到自身權利沒有得到社會認同,自身能力沒有被完全開發,于是在出現能力與理想實現差距過大的狀況,在這時部分大學生就會選擇放任自我,隨波逐流,隨心隨性,通過簡單隨性的生活方式實現靈魂的自由。這種無欲無求、追求極簡生活的犬儒態度在社會中較為普遍,容易形成大學生對理想信念的追求以及社會價值的實現的精神懈怠。

3.2. 泛娛樂化的價值追求

“娛樂至死”的概念最早是由尼爾·波茲曼提出的,他指出互聯網已經開始將生活中的各個領域娛樂化,人類悄無聲地成為娛樂的附庸,直至最后互聯網“使我們都成為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 [8]。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網絡娛樂、網絡消費已經成為人們業余生活的主要消遣方式,人們在消遣娛樂過程的同時,娛樂也支配著人們的言行舉止。在網民群體中,大學生是互聯網平臺上的主角,網絡娛樂如影視、音樂、游戲等幾乎占據了大學生的全部工作學習之余的空閑時間,泛娛樂化在大學生中的學習、工作和生活中逐漸顯現出來,正常生活也開始受到“娛樂至死”的價值觀念的影響。追求新鮮搞笑的娛樂方式、豐富自身精神生活成為部分大學生的價值追求,而對于自我社會價值的實現則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態度。

3.3. 向死而生的生存理念

“向死而生”在海德格爾的存在主義中處于核心地位,突出人的生命和存在的非凡意義,不問過去與未來,凸顯當前生存的價值。當前大學生們逐漸將生活重心的放在自身的生命體驗上,“佛系”大學生將“向死而生”的消極影響作為生活的指向標,認為只有不問將來,只爭朝夕,達到自我完善、實現自我發展與過好現在就是對生命的最大尊重。大學生在“佛系”文化的影響下對自身以外的事與物不聞不問、不管不顧、不爭不搶,在實現理想過程中遇到困難時就會選擇放棄與逃避而不是堅持奮進,只要現世安好才是生命存在的價值追求。大學生這種對“向死而生”生存理念的偏差性理解已經成為他們對待生命的常態心理范式,也是當前大學生“佛系”現象的主要表現之一。

4. 網絡亞文化視域下大學生“佛系”現象的修正舉措

大學生“佛系”現象產生于多元文化的環境之中,是大學生群體宣泄其在平時生活中所積累的碎片情緒的一種消極言行現象,這種環境下的大學生群體的價值觀塑造容易出現偏離正軌的趨向而產生價值矛盾沖突和混亂的現象。面對社會中“佛系”現象泛濫的情況,如何正確引導大學生形成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成為了亟待解決的問題。

4.1. 主體維度——大學生自我建設的強化

大學生作為社會未來的主要建設者,價值觀的引導對大學生的自我價值實現與社會貢獻意識的養成具有重要意義。在“佛系”文化影響下大學生的價值觀出現了一定的偏差,在對自身和社會未來建設上出現去理想化和低欲望性的趨向,這就需要喚醒大學生的社會責任意識,大學生要端正自己的心態,理性看待自己的定位,積極參與社會實踐活動,增強自身民族榮譽感、文化認同感,對國家未來發展充滿自信與希望,主動擔起國家棟梁的責任,在社會中實現自己的價值。同時,大學生需要提升對“喪文化”、“佛系”文化等網絡亞文化的辨識度,理性看待當前“佛系”文化給大學生所帶來的影響。其次大學生需要增強自我認同感,大學生“佛系”現象的主要是由自我定位不清晰,自我認同感不足引起的,因此大學生在其成長過程盡管會被網絡環境中被放大的社會負面信息所影響,但還是需要堅定自己的信念,腳踏實地地走好每一步。大學生需要在對自身具有清晰的定位和高度的認同的同時,增強自信心,減少消極避世的心理態度,理性看待自我實現和社會建設發展之間的關系。最后大學生需要增強對主流文化的文化認同感,大學生在接觸網絡時,在不知不覺中受到“佛系”文化的影響,卻忽視了社會主義主流文化的引領作用。面對主流文化處于較為被動接受的現狀,大學生需要在其學習過程中積極主動的學習社會主流文化,增強自身民族文化自信,提升對社會主流文化的認同,緊跟社會主流方向,意識到自己在社會建設中的重要價值。那么網絡亞文化下的“佛系”文化對大學生所產生的負面影響也會隨之減輕。

4.2. 客體維度——社會良好環境的創造

薩特曾經說過:“我們人類首先是存在于環境之中,我們不能脫離環境。環境塑造了我們,決定了我們的可能性。” [9] 社會環境對大學生的培育來說是及其重要。由于“佛系”文化是大學生面臨社會轉型過快帶來的激烈競爭和快速發展而產生不適應感的逃避心理,因此,社會需要盡可能的為大學生在其自我發展的過程中創造更佳輕松愉悅的環境以及提供更多機會供其選擇。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在2017年印發的《中長期青年規劃(2016~2025年)》中提到當前高校思想政治教育質量有待提高,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問題日益凸顯,就業公平的影響障礙有待進一步提高等問題的存在。因此,國家和學校要鼓勵大學生人才創作以展現當代青年奮發向上、崇德向善 [10]。國家需大力宣傳青年學生在推動社會發展中的積極作用以及主流文化對社會發展的指引作用,著重培養青年優秀人才,積極推動大學生融入社會實踐,為大學生提供更多展現自我的平臺,引導大學生樹立正確的理想追求,建立健全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與心理健康教育的機制體制,使得身處在“佛系”文化環境之中的大學生能夠“撥開云霧見月明”。高校的自媒體建設需要將主流文化建設與宣傳放在核心地位,使得主流文化占領新陣地,唱響主旋律 [11],為大學生成長營造充滿正能量的學習環境。國家和校園為大學生創造出良好的社會環境能發揮出青年學生作為社會發展推動力的作用,提升大學生的自信心與自我認同感,從而為社會做出自己的貢獻,以不同的方式實現自我價值。

4.3. 媒介維度——新媒體使用效能的矯正

當前“佛系”文化傳播途徑主要是通過新媒體新設備新平臺而被大學生群體所接受。因此,要解決大學生“佛系”現象問題就得從網絡治理入手。我國是一個手機用戶大國,以微博、微信和知乎等為代表的自媒體網絡平臺已經成為大學生獲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大學生通過網絡“新聞報道人”編輯后的“新聞事件”來接觸和了解社會。在現階段網絡環境下,大部分自媒體存在著夸大事實、爭奪流量為目的而扭曲客觀現實的情況,使得大學生對真實事件的了解處在表層而產生誤解。面對魚龍混雜的網絡環境,從媒體外在約束出發,國家政府需要加強對網絡自媒體的監管,建立相關網絡綜合治理的機制體制,成立網絡監察部門,對網絡違法傳播行為進行嚴懲。關于“佛系”文化,網絡監管部門需要隨時掌握傳播規模,對不實言論以及非法信息的傳播加強監管,并加大懲戒力度。政府部門應出臺相關文化內容分類的規定,制定細致性和可操作性的規章制度并加入平臺的用戶使用協議和平臺公約等網絡規范中,以制度的可預期性引導網絡用戶在進行創作時對內容的性質與社會影響進行判斷 [12]。從媒體自身內部出發,知乎、微博、微信等自媒體應當提升媒體自身質量與社會責任感,不能為了追求經濟效益的最大化而忽視自身所承擔的社會責任。面對影響范圍廣、程度深的“佛系”文化、極端消極文化等觸犯社會底線時,網絡自媒體要從內部及時監控與刪除。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到要“運用網絡傳播規律,弘揚主旋律,激發正能量,大力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把握好網上輿論引導的時、度、效,使網絡空間清朗起來” [13]。因此,相關主流媒體要加大對主流文化的網絡宣傳,貫徹落實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加強網絡環境治理,減輕當前“佛系”文化對大學生群體所造成的消極影響,這對于促進網絡亞文化的健康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佛系”文化作為當前大學生中較為流行的網絡亞文化,在潛移默化中對大學生的身心發展產生了多重影響,部分大學生在“佛系”文化的影響下消極避世,逃離現實,然而“佛系”文化的盛行也是大學生善良品質的體現。“佛系”文化對大學生的生活狀態、價值追求以及生存理念產生消極影響的同時也是大學生內心深處的善良品質的散發,因此在“佛系”文化影響下的大學生會在生活追求較為平淡,任事件自然發生,但是在實現其個人理想、社會價值時就轉變為奮發圖強的熱血青年,在處理一些事情中表現毫無在意,內心實則為自己的理想信念與未來默默努力奮斗,厚積而薄發,因此,對于“佛系”文化,不能談“佛”色變,要進行理性看待與分析。而造成“佛系”現象在大學校園中較為普遍的原因是多重的,不僅與社會發展帶來的新技術新產品有關,與大學生自身發展也有著密切聯系,因此,在對“佛系”文化對大學生產生消極影響的原因探析下,無論是大學生主體、社會環境客體還是新媒體媒介都需要采取相關措施,為創造出良好的高校線上線下教育環境共同努力。

彩3d复式玩法介绍

文章引用:
康凱月, 曹銀忠. 網絡亞文化視域下大學生“佛系”現象剖析[J]. 社會科學前沿, 2019, 8(11): 1823-1829. https://doi.org/10.12677/ASS.2019.811249

參考文獻

[1] 秦漢. 我國網絡文化發展的三種態勢[N]. 學習時報, 2014-06-02(009).
[2] 黃汀. 青年亞文化視域下的校園網絡語言和流行語研究[J]. 湖南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2, 15(6): 164-168.
[3] 葉南客. 邊際人——大過渡時代的轉型人格[M].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6: 6.
[4] 馬斯洛. 科學心理學[M]. 西安: 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2010: 1.
[5] 鄭國軍. 佛系青年亞文化的存在邏輯與價值引導[J]. 中學政治教學參考, 2018(36): 83-84.
[6] 宋德孝. 青年“佛系人生”的存在主義之殤[J]. 中國青年研究, 2018(3): 41-45.
[7] Laertius, D. (1959) Lives of Eminent Philoso-phers. 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 6, 43.
[8] 尼爾?波茲曼. 娛樂至死?童年的消逝[M]. 章艷, 吳艷莛, 譯. 桂林: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2009: 4.
[9] 戴維?邁爾斯. 社會心理學[M]. 第11版. 侯玉波, 樂安國, 張智勇, 等, 譯. 北京: 人民郵電出版社, 2018: 9.
[10] 新華社. 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2016~2025年)》 [N]. 人民日報, 2017-04-14(01).
[11] 修蕾, 鄭金鵬. 自媒體時代做好高校網絡輿論工作的思考[J]. 青年記者, 2016(32): 112-113.
[12] 陳賽金, 陳超俊. 當代青年“佛系”現象的成因與對策[J]. 思想理論教育, 2018(7): 106-111.
[13] 習近平. 總體布局統籌各方面創新發展, 努力把我國建設成為網絡強國[N]. 人民日報, 2014-2-2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