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JLS  >> Vol. 8 No. 1 (January 2020)

    認繳資本制下的催繳出資制度
    The System of Calling Capital Contribution under the Subscribed Capital System

  • 全文下載: PDF(427KB) HTML   XML   PP.48-54   DOI: 10.12677/OJLS.2020.81008  
  • 下載量: 127  瀏覽量: 362  

作者:  

袁若琳:寧波大學法學院,浙江 寧波

關鍵詞:
認繳資本制加速到期內部催繳外部催繳 Subscribed Capital System Obligation Acceleration Internal Call External Calls

摘要:

認繳資本制在其運行過程中出現了許多弊端,尤其是對債權人保護上,我國公司法專家學者提出構建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制度,但是因理論上和實務態度都對該制度的正當性存疑而陷入困境。在我國建立健全催繳出資制度具有科學合理性和現實必要性,其能在維護公司自治性的前提下兼顧公司、股東與債權人三者利益。此外,在具體制度構建上我國公司法要注意區分內部催繳和外部催繳。

There are many drawbacks in the operation of subscribed capital system, especially for the pro-tection of creditors. Chinese experts and scholars of corporate law proposed to construct a system of accelerated expiration of shareholders’ capital contribution obligation, but fell into difficulties due to doubts about the legitimacy of the system in theory and practice. It has scientific rationality and practical necessity to establish and perfect the system of calling for payment in our country, which can give consideration to the interests of the company, shareholders and creditors on the premise of maintaining the autonomy of the company. In addition, the company law of our country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internal and external calls on the construction of specific system.

1. 引言

我國公司法自1993年12月29日頒布以來,共經過了五次修訂,其中公司注冊資本繳納制度發生顯著的變革,突出表現為:2013年修訂的公司法更進一步直接規定實行注冊資本完全認繳制。2013修訂的公司法一經公布即引起了專家學者的熱烈爭論,更多的學者表達出了自己的擔憂:第一,股東不履行或不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問題會更加突出 [1] ;第二,抽逃出資現象更加泛濫;第三,資本顯著不足的現象可能更為突出 [2]。在認繳資本制運行過程中,出現了一系列問題,突出表現為對債權人權益的嚴重損害。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有些學者想要構建未破產情形下的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制度來催促公司股東履行自己的出資義務,但是該項嘗試日益陷入困境而失敗。此時,有少數專家學者開始關注催繳出資制度,意圖在我國建立完善的公司催繳出資制度以期解決在認繳資本制下公司所面臨的困境。

2. 問題的提出

認繳資本制在其運行過程中暴露出一些問題,尤其在公司債權人利益保護這一方面,為了克服這一弊端,一些專家學者試圖引入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制度。但是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制度無論在理論上還是司法實務上都存在重大分歧,法院最終持否定態度。那么,認繳資本制的固有弊端該如何解決呢?

2.1. 認繳資本制在運行過程中暴露出諸多弊端

2.1.1. 公司資本難以維持正常經營活動

認繳資本制實質上違背了“資本三原則”1,資本認而不繳導致公司實際資本依賴于股東個人出資義務的誠信履行情況而呈現一種難以預計、不確定、不穩定、波動和難以維持在一定范圍內的狀態。而資本又是公司進行正常經營活動的基礎前提條件,若公司沒有足夠的資本則其難以進行正常設立、經營、交易等活動,公司會處于一種設而不用、浪費社會資源的“僵尸公司”狀態。

2.1.2. 資本認而不繳嚴重損害債權人利益

認繳制下出現的資本認而不繳現象在實踐中證明其嚴重損害了眾多債權人的合法利益,主要表現在債權人面臨極大的風險、債權人與公司存在信息不對等現象和公司資本信用降低三大方面。公司資本認而不繳導致債權人利益嚴重受損,公司債權人利益的保障力度減弱, [3] 利益受損后的債權人喪失投資、借貸、融資和交易等熱情,從而陷入“公司挫傷債權人——債權人與公司聯系大幅度減少甚至沒有”的惡性循環,長此以往肯定會造成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倒退。

2.1.3. 損害中小股東利益,違背契約信守原則

在司法實務中,存在大量大股東未出資、中小股東已經履行出資義務的案例。在此類案例中,大股東由于各種理由并通過各種手段不履行實際出資義務損害債權人利益的同時,對已經履行的中小股東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一般來說,大股東在公司中處于優勢地位,擁有優于中小股東的很多權利(比如說表決權和分紅權等),擁有更多的權利意味著要承擔更多的義務。但是在上述情況下,大股東逃避自己的義務,事實上損害中小股東的利益。而大股東利用優勢地位操縱股東(大)會更改公司章程延長自己的出資期限,對于自己之前的出資承諾的實質上背棄有違契約信守原則。

2.1.4. 政府部門難以對公司經營狀況進行必要的監管

2013年公司法在允許股東自行規定出資期限的同時,取消了公司設立時的法定驗資程序,因為認繳出資使法定驗資程序沒有了存在的價值。但是在公司設立以后,由于股東出資義務履行的不可預見性、公司經營信息公開制度缺失等原因,政府部門不便也難以對公司經營現狀進行必要的監管以倒逼公司的正常健康發展。

2.2. 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制度嘗試失敗

為了上文中認繳制出現的一些弊端,學界和司法實務工作者嘗試建立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制度以期保護債權人的利益,在一定時期內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關于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制度的正當性爭議一直是學界難以解決的難題,在司法實務中對于該制度的態度也逐漸從支持向反對發生轉變,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制度陷入困境。

2.2.1. 學理上存在分歧

公司法學界對于加速到期制度一直存在爭議,誰也不能說服誰,也不斷有專家學者加入爭論并提出自己的觀點。至今學界關于此問題都未形成一個主流觀點或者通說。

肯定說以羅培新教授為代表,認為股東出資義務應該加速到期,不承認股東的期限利益,優先保護債權人的合法利益。

否定說的支持者有朱慈蘊教授。否定說認為股東出資義務不應該加速到期,股東享有期限利益,理由如下:第一,缺乏法律依據,不能對公司法解釋第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進行擴張解釋,也不能對公司法第三條的規定進行文義解釋。第二,根據公司登記管理條例和注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方案的相關規定2,債權人負有容忍股東期限利益的義務。第三,公司章程體現公司股東的真實意思表示,也素有“公司小憲法”之稱,因此公司章程的法定效力應該得到尊重。第四,債權人的利益還可以通過其他途徑得到救濟,比如說法人人格否認制度和合同撤銷權制度等。

折中說則綜合考慮了肯定說和否定說的優缺點,認為加速到期制度不應該一刀切,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其肯定了股東出資的期限利益,同時也主張以限制期限利益平衡股東和債權人之間的利益關系,主要存在兩種理論。第一種是經營困難說,其認為原則上股東出資義務不能加速到期,但在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繼續拖延將面臨破產時,應滿足債權人請求未出資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承擔責任的要求。第二種是債權人區分說,其認為公司債權人分為非自愿債權人和自愿債權人 [4],非自愿債權人可以請求股東承擔補充賠償責任,自愿債權人則不可以。

2.2.2. 司法態度的轉變

筆者在查閱相關資料和法律法規后,再從時間的先后順序再來看這些案例則發現法院的態度在一定時期發生轉變。2015年5月,在上海出現的首例注冊資本認繳案中,法院支持了債權人的訴請,肯定了加速到期制度。就在同年的12月,最高院頒布了《關于當前商事審判工作中的若干具體問題》,不支持加速到期。2016年12月,法院發布一些公報案例,也不支持加速到期。2019年5月,最高院會談也明確否定了加速到期制度的正當性,提出通過破產路徑解決債權人問題。

股東出資加速到期制度在學界就處于無法證明其正當性的尷尬地位,并且在司法實務中從支持到反對的態度轉變的極快,最新的最高院會談則徹底否定了加速到期制度,并提出破產路徑來保護債權人。加速到期制度至此不僅不能解決認繳制的弊端,還自陷制度正當性、可行性等的困境,專家學者試圖引入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制度的嘗試以失敗告終。

3. 我國公司法引入催繳制的合理性分析

鑒于以上情形,少數專家學者開始尋求對股東催繳出資的路徑。筆者認為,對于我國而言公司法引入繳納出資制度具有其合理性與必要性。催繳出資制度催繳出資制度是英美法系的一項公司法律制度,主要是指公司在特定情況下,由專門機關(一般為董事會)向尚未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催征出資的制度。我國雖然在公司法中沒有涉及催繳出資制度,但是在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八條第一款中已經有所涉及3,筆者將其理解為有限責任公司有權對未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進行催告,要求其繳納出資。因此,筆者認為我國對于催繳出資制度采取積極態度,至少是法院在司法實務中開始關注公司催繳股東出資的路徑。但是我國對于催繳出資制度的積極態度又不是非常明確,首先沒有在立法中加以明確規定,其次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八條第一款主要解決的是在次前提下的股東會決議的效力,最后催繳出資制度具有適用主體僅為有限責任公司、催繳主體為公司等制度過于籠統寬泛因此在司法實務中難以得到適用等問題。綜上所述,筆者認為我國應該建立健全公司催繳出資制度。

3.1. 符合現代公司發展趨勢

雖然對于催繳主體的規定域外法上存在董事會和董事兩種不同的做法,但董事是董事會的成員,其服從董事會的指示,都突出表現了“董事會中心主義”。從公司法的發展趨勢來看,“股東會中心主義”到“董事會中心主義”各國公司法發展的必然路徑,我國當然不例外。催繳制是由公司在各種公司緊急狀況下賦予董事會或董事催促股東繳納出資的權力,充分發揮董事會的積極作用,從而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公司出現的難題,其最終目的還是維護公司正常存續與經營。

3.2. 由公司內部機關對股東出資進行催繳,維護公司自治原則

無論是內部催繳還是外部催繳,在制度設計上都要注意維護公司的自治性。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制度最大的問題在于陷入股東的出資期限利益和債權人利益何者為先的困境,但催繳制就不存在這方面的問題。因為無論是股東可以約定出資期限還是將此期限載入公司章程,都是體現公司自治,股東享有出資期限利益。但是公司內部在尊重其自治性的前提下,董事會或董事在公司緊急狀況下代表公司對股東的出資進行催繳,合理限制股東的期限利益,維護公司整體利益。而在資本多數決下,股東的利益和公司利益一般情況下是一致的,催繳制沒有損害股東的利益。

3.3. 與訴訟相比,更能降低催促股東履行出資義務的成本并節約司法資源

總所周知,訴訟在很大程度上被視為糾紛解決的最后方式,而且其具有耗時長、成本高等缺點,并且對于沒有訴訟代理人的當事人的法律專業知識和技能要求較高,也不符合商法的短期時效主義。如果我國不設計相應的催繳制度,公司對于股東出資問題動輒就去法院起訴,同時加重了當事人和法院的負擔,浪費司法資源。

3.4. 平衡股東與債權人的利益關系

雖然催繳制的直接目的和最終目標都不是維護債權人的利益,但是在催繳公司股東履行出資義務且股東履行自己的出資義務而使公司存有足夠的資本能夠清償債權人的到期債務,合理限制股東的出資期限利益。從客觀效果上看,催繳制間接維護了債權人的利益、平衡股東與債權人的利益關系。

3.5. 從比較法角度看,是各國立法的共通之處

通過比較法研究能夠發現,實行資本分期繳納制的國家具有制度共性,無論是大陸法系國家還是英美法系國家,只要允許股東分期繳納資本,都輔之以配套的公司催繳制度。舉輕以明重,實行分期繳納制都需要配之以催繳制來督促公司股東的出資情況,實行更為寬松的認繳出資制度更需要催繳出資制度來維持公司的正常運行和健康發展。

4. 我國催繳出資制度的構建路徑

4.1. 催繳作為訴訟的前置程序

從催繳制的合理性分析來看,與訴訟相比,催繳制更能降低催促股東履行出資義務的成本并節約司法資源。但是從效率上看,訴訟的判決結果具有催繳制沒有的強制力和執行力。催繳制雖然由公司內部有權機關對股東出資進行催繳,但是催繳的效果還是依賴于股東的自覺履行,但是這并不是說催繳制沒有價值,只是我國公司法在建立健全催繳出資制度時要注意規定股東在催繳后仍不履行出資義務的法律后果,配之以合適的相關制度,比如說除名制度。這是因為再完美的制度沒有相應的法律后果只能是制度本身。此外,催繳制應該與訴訟制度相銜接,任何制度都不應該是孤立的。在股東抽逃出資或虛假出資等情形下,將催繳作為訴訟的前置程序,從域外法規定的角度來看,有些國家如美國公司法 [5] 也做了類似的規定。

4.2. 催繳事由

催繳事由也可以說是催繳適用的情形和范圍,是催繳出資制度的基礎內容,主要分為法定催繳事由和意定催繳事由。

法定催繳事由是指法律應該明確規定的公司能對股東的出資進行催繳的情形,筆者認為存在以下兩種情形:第一種情形主要解決公司章程已規定股東出資期限但未屆至及公司章程未規定股東出資期限問題。一般來說,公司股東享有期限利益,有權在約定的出資期限履行自己的出資義務,在出資期限之前沒有任何主體有權剝奪其利益。但是在法定情形下,對股東的出資期限利益進行合理限制,以將股東實際繳納的出資歸入公司以充足公司的實際資本并用于公司緊急狀況和清償債權人到期債務等。至于公司章程未規定股東出資期限,這完全是股東在出資方面的權利濫用,我國公司法明確規定公司章程應該記載股東的出資期限,對于股東的違法行為理應受到公司法的規制。主要包括兩種情形:一方面,為了保護債權人的合法利益,我國公司法應該規定在公司不能清償對外到期債務時,董事在一定期限內對股東進行催繳要求其立即履行出資義務以清債權人的債務;另一方面,法律應該授權董事會根據公司實際經營情況通過董事會決議判斷公司是否需要催繳股東出資,從而使公司存有足夠的資本維持公司的存續并進行正常經營活動。第二種情形是公司章程已規定股東出資期限并已屆至的情形。不存在任何爭議的是,當公司章程記載的股東出資期限已經屆至時,股東應該及時并毫不遲疑地向公司履行自己的出資義務。將其規定為催繳制的法定事由是出于節約司法資源的考慮,催繳制與訴訟制度相銜接——催繳作為訴訟的前置程序,同時充分發揮董事會和董事在公司中的重要作用。

筆者認為我國公司法應該借鑒英國法的相關規定,承認意定催繳事由的合法性。意定催繳事由是指法律允許公司事先通過章程約定催繳的情形,當催繳的情形發生時,公司一定機關可以向股東催繳出資。在我國公司法中規定催繳的意定事由,是公司自治原則的體現,當然章程中的約定催繳情形應該具有現實可行性并從一般經營主體的常理判斷來看是合理的。

4.3. 催繳主體

從域外法的角度來看,關于催繳主體的設計大致有兩種不同的規定:一是以美國為例的董事會,二是以日本為例的董事。筆者認為,我國公司法應該將董事設計為催繳主體,理由如下:首先,董事具有注意義務,董事是具有專業技能的人,特別是公司章程已規定股東出資期限但未屆至及公司章程未規定股東出資期限時,董事有義務用自己的專業知識來判斷公司此時是否需要向股東催繳;其次,董事是董事會的成員,在公司治理結構中處于核心地位,其在發揮自身能動性的同時,也要服從董事會的指示,并對董事會和公司負責;最后,董事會是法律擬制的機關,其本身是不具有實體的,董事會是不能承擔起具體的催繳任務的,催繳程序的實施必須由董事進行,并且從法律后果上看,若董事因故意或重大過失未履行催繳職責要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并且為了維護公司的自治性,無論是內部催繳還是外部催繳,我國公司法都應該將董事規定為催繳主體,內部催繳和外部催繳的區別主要體現在催繳程序上。

4.4. 催繳程序

在程序設計上,內部催繳和外部催繳應該有所區別。內部催繳和外部催繳主要是催繳事由不同,內部催繳是指公司內部根據公司的具體情況決定催促股東出資,是主動的、自己發起的;外部催繳是指在公司出現不能清償債權人到期債務的特殊情況下不得不對股東催繳以清償債務,是被動的。但無論是內部催繳還是外部催繳,催繳程序采取書面形式進行催繳,目的是給股東留足時間去履行其應當承擔的出資義務,同時標明如股東不按照催繳通知書規定履行出資義務將承擔不利后果。

內部催繳程序設計為:在董事會決議通過的10日內,董事應將書面通知股東催促其履行出資義務,股東自收到書面催繳通知的20日內按通知規定向公司履行出資義務,否則其應承擔不利法律后果。

外部催繳程序設計為:在公司不能清償債權人的到期債務時,債權人可以以書面形式清償其債務,董事自接到書面通知的10日內應將書面通知股東催促其履行出資義務,股東自收到書面催繳通知的20日內按通知規定向公司履行出資義務。但在緊急情況下,如董事怠于行使催繳職責、不能及時聯系董事等情況,股東可向股東、監事等催促其清償債務,則視為債權人已經通知公司,若股東不履行出資義務則要承擔不利法律后果。

5. 結語

認繳資本制自運行以來,出現了許多立法者沒有預料到的弊端。資本認而不繳加劇了債權人的風險、導致公司沒有足夠的資本來維持公司的存續和長遠發展和大股東遲遲不出資等問題亟待克服與解決。但是股東出資義務加速到期制度因其制度的正當性問題使其在適用上陷入困境,建立適應我國國情的董事催繳制度是當務之急。建立健全催繳出資制度有利于充足公司的資本、平衡股東與債權人的利益和保護小股東的利益等。催繳出資制度是認繳制的必要配套制度,使其在充分發揮創新創業作用的同時又能克服其固有弊端,并堅決維護公司的自治性。

NOTES

1資本三原則為資本確定原則、資本維持原則和資本不變原則。

2《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第二十條規定:“申請設立有限責任公司,應當向公司登記機關提交下列文件:(三) 公司章程”。《注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方案》第二條規定:“公司應通過市場主體信用信息系統向社會公示出資期限等情況”。

3《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八條第一款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對未履行出資義務或抽逃全部出資的,經公司催告繳納或返還”。

彩3d复式玩法介绍

文章引用:
袁若琳. 認繳資本制下的催繳出資制度[J]. 法學, 2020, 8(1): 48-54. https://doi.org/10.12677/OJLS.2020.81008

參考文獻

[1] 趙旭東. 資本制度改革與公司法的司法適用[N]. 人民法院報, 2014-02-26.
[2] 羅培新. 論資本制度變革背景下股東出資法律制度之完善[J]. 法學評論, 2016(4): 139-147.
[3] 于春露. 公司注冊資本認繳登記制改革及其影響[J]. 財經時評, 2013(6): 20-22.
[4] 虞政平. 股東有限責任——公司現代法律之基石[M]. 北京: 法律出版社, 2001.
[5] 沈四寶. 美國標準公司法[M]. 北京: 法律出版社, 2006.